当前位置 : 首页 
文化艺术 陇西文化 
走在林阴路上
 日期 : 2020-08-18  字号 : [  ] 视力保护色:

□夏志雄

 

  站在一中校门口向南看,杨树梢冒过了五层高的教学楼,为浅蓝的教学楼加上了碧绿的边,天空静穆的蓝色配上流动的绿色,震撼直逼人心。

  两排杨树画出了一条绿色的长廊,两棵杨树之间保持大概四步的距离,这条用砖铺成的林阴路用脚丈量刚好三百五十六步,在一中,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建校时不知是谁提出给杨树留下生存的空间,其眼光长远令人佩服。这两排有合抱之粗的杨树,如今已蔽日成荫,一边四十八棵,一边四十一棵,组成一个很美好的数字。还有十八个杨树桩,早已被时间剥蚀掉绿色,裸露出灰色的年轮,犹如有些困倦的老人,零散地蹲在大树下憩息,守候着沧桑,守候着时间。

  这些擎天的杨树是时间的见证,它们彼此相守已超过半个世纪。树与树之间植有三四棵柏树,装饰了缝隙。杨树牵着柏树,就像大人牵着小孩,行走在斑驳的生命征途上,相拥相守,不离不弃。

  当春天的手抚摸大地的时候,毛茸茸的花絮从枝头飘落,落在学子们的头发上,衣领上,书本上,这些调皮的精灵把一丝馨香悄悄地送给了勤奋的孩子们。

  杨花谢幕玉兰花登场时,杨树枝头的嫩绿开始眨巴星星般的眼睛,当眨成深绿时,便给大地献上了一廊荫凉。这时候漫步树下,抬头看去,绿中泛白的树干有三层教学楼那么高,而枝条一律向上,追逐着阳光,似乎想以白云为伴,以蓝天为伍。风从绿叶上滑过,从嫩枝上滑过,从缝隙中滑过,滑出音乐的涟漪,这时风与树叶轻声交谈,树叶与树叶轻声交谈,树叶间穿梭寻找虫子的小鸟不时欢快地鸣叫,远处传来老师讲课的声音和学生应答的声音,为校园平添了几许诗意。

  这条林阴路是一个好去处,天晴时,阳光在枝头跳跃,地上一片碎银;天阴时,绿色撑起一方墨色,围成一个偌大的篷盖。走过这条林阴路,你可以肆意地看树干上岁月留下的忧郁的眼睛、快乐的眼睛、安静的眼睛;你可以忘掉生活的纷繁,给身体一份轻松,给精神一份解放。

  到了秋天,杨树的叶子脱去水分,扑向大地,抬起头看,漫天的“蝴蝶”飘飘扬扬飞出一场空前的盛事,飞出一场生命的大美。

  随后,杨树一身轻松,托起星空,托起朝阳;杨树一身粗糙,迎接北风,迎接严寒;杨树一身灵气,感应阳气的萌动,感应天际飞来的雪花。

  走在这条林阴路上,走过无数岁月,一届又一届学子长成了杨树,伟岸,正直,坚强,挺拔,走向新的人生大道,一代又一代老师笑着目送他们离开,然后转身,默默回到原点。

  时间,是一首无声的歌;时间,是一缕无痕的风;时间,是一张没有回程的车票……走在林阴路上,我给自己说。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