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专题专栏 红色记忆 文物故事 
一支红军枪的故事
 日期 : 2020-03-04  字号 : [  ] 视力保护色:

  中国工农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后,在1936年9月,翻过漳陇交界的四店梁,进入陇西境内。其中有一支队伍驻扎在现陇西县菜子镇东风村汪霞先生的爷爷汪建雄先生家,撤离驻地时留下了一支火药枪。这支枪在他家珍藏了七十多年,现陈列于位于陇西县仁寿山公园的中共陇右工委纪念馆,成为红军经过陇西的有力佐证。

  汪建雄出生于1907年,红军经过陇西时他29岁。当时,他父辈十大弟兄个个怀技在身,勤劳养家,故而家道殷实。他家有前后两个大院子,其中前院子有里外两道院墙,而且又高又厚,院内建有两层木楼,进入院子必须经过三道门,先进大车门,再进二门,通过过厅,才能进正院门。当时红军的指挥官住在他家木楼上。三道门都站着岗,除了汪建雄正常出入料理日常家务外,其他家人和村民都不允许擅自进入。另一个院子相对比较简陋,只有一道院墙一道大门,这个院子为红军部队的临时医院。医院里住的病人看起来多是一些因长途跋涉或跛或瘸的轻病人,没重大战伤伤员。

  由于汪建雄料理家事出入频繁,逐渐和驻扎的部分官兵面熟,并逐渐产生了感情。红军在将要离开他家时,将一支枪口有裂缝枪管变形的火药枪留给了他,作为纪念。

  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汪建雄岳父家是地主成分,汪建雄的儿子汪沧洲在当时的碧岩、雪山等乡当干部,鉴于当时形势的复杂性,为避免因为私藏枪支而受到牵连,汪建雄在家人等均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这支枪和一个装家谱的影匣一起同时用烂麻袋缠住后,泥在了高房背后的墙里,安然免受了文革的重创。

  汪霞的父亲是1925年生,红军住在他家时他10岁左右。他成年后,长期在外工作,很少在家也很少过问家事。故而汪建雄在临去世的弥留之际,将这支枪的藏匿之处告诉了孙子汪霞。汪霞先生成了这支枪的唯一知情人。

  1990年,改革开放多年,汪霞才把这支枪连同影匣从墙里挖出来,挂在屋内墙上珍藏起来。这支枪取出来以后,孩子们在过年时装上火药还可以打响。由于枪管前端有破裂,就将前端的束子和枪管锯掉了。汪霞先生现在谈起这件事还连身说遗憾。

  有一次,一位客人出高价想买走这支枪,汪霞想,这支抢在他家经过爷爷,父亲,自己几十年的艰难珍藏,想起爷爷在临终之际交待的话,他依然决定,不管是多高的价钱也不能买掉这支枪,这支枪绝不能在自己的手上轻易丢失。

  有一次,汪霞去会宁走亲戚,参观了会宁纪念馆,见到了与他家这支步枪完全相同的一支枪。这使他更加增强了对这支枪的重视,内心非常震撼,庆喜自己没有将枪卖掉。这次会宁之行,让他更加认识到了这支枪的重要性和珍藏意义。

  2014年,陇右工委纪念馆在红军经过地征集文物,汪霞先生听到这件事后,依然将这支枪捐给了纪念馆,现陈列在纪念馆展柜。汪霞说:这支枪在我家几十年经过三辈人的珍藏,是中央红军过陇西的有力见证,无论多少钱我都不能卖掉,我把它捐给国家,陈列在纪念馆,让我们的子子孙孙永远记住这段革命史,我没辜负先辈的遗愿,我很自豪,很欣慰!(杨雄伟)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