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文化艺术 陇西文化 
我的母亲
 日期 : 2019-07-30  字号 : [  ] 视力保护色:

□ 李文英

  窗台上煤油灯昏黄的火苗闪烁着,母亲低头在灯下纳鞋底,影子映在墙上,随着灯光不停地动。这个画面,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中!

  母亲离开我们兄妹已经十五年了,总觉得母亲是去远游了,总觉得有一天我行走在大街上就能碰到她,她笑着向我走来。

  母亲离开时,夜一片漆黑。

  我每天在无数个瞬间想她的样子,在川流的人群中寻觅她的身影。母亲,女儿好想你!

  小时候的冬天特别冷,我的脚被冻肿不能走路,母亲背着我送我到学校。母亲个子不高,身体单薄,却用一双平凡的双手为我披荆斩棘,走在她为我留下的脚印里,我的生命里到处都是阳光。

  我从小喜欢吃西红杮,那时叫洋杮子,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吃到洋杮子是一件奢侈的事。有天放学回家,母亲喊着我的小名说:“燕,你过来,看这是什么?”只见母亲手里捏着一把绿色的小苗,茎和叶上都有白刺。“你知道吗,这是洋杮子苗!”母亲说话的语气有些激动。她在鸡圈旁边开辟了一块地,把小苗一棵一棵种下去。我问母亲:“这能活吗?”她坚定地说:“能!”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小苗换秧活过来了,而且秆粗了叶绿了,还长出了很多花苞。不久,花苞绽放出了黄色的小花。盼着盼着,西红杮果渐渐长得如拳头大小了,绿里透黄。有天中午回到家,我馋得实在忍不住偷吃了一个半红半绿的,那种酸甜清香,是我再也没有吃到过的味道。母亲的这一畦西红杮,结了很多果,直到秋天还有红彤彤的果实。母亲为了女儿的一个小小心愿,从春忙活到了秋!

  上了高中,每天下了晚自习都会看见母亲在巷口等我回家,每天早上送我走出那条深深的巷子,嘱我小心走路,早早回家。

  林间滴酒空垂泪,不见丁宁嘱早归。母亲,你还记得女儿的模样吗?

  上了大学,有一年放寒假,我从庆阳坐长途汽车回陇西,大雪淹没了汽车的半个轮子。按照惯例,头一天下午出发,第二天早上六七点就能到家。可是汽车在六盘山翻了车,幸好车上的人都没事。晚上,我终于回到了家。母亲几乎是从厨房跳出来的,她一边用围裙擦眼泪,一边用手擦我的脸,说:“饿了吧?冷不冷?赶紧来吃韭菜腊肉包子。”听哥哥说,看我没按时到家,心急如焚的母亲给学校打了几次电话,学校说我已经离校了,母亲等了整整一天,哭了整整一天。

  后来,我要出嫁了。离家前,我给母亲行礼,母亲已是泪流满面,哽咽难言,只拉着我的手,那不舍的眼神,萦绕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月光下,遥想儿时的那盏煤油灯,以及灯光里的母亲。贤惠,善良,勤俭的母亲,感谢你给了我们生命,教会了我们如何生活。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