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文化艺术 陇西文化 
一中岁月(续)
 日期 : 2019-05-05  字号 : [  ] 视力保护色:

作者:林汉文


  记忆中的老师

  刚进一中时,初二(2)班班主任是丁功庆老师,刚从陇西师范毕业任教,丁老师带物理,还兼管学校教室电灯。每当周六回三台乡老家时,叫我在他办公室里看书睡觉,按时开启关闭全校教室总开关。一次我回家归校下火车,刚好在文峰火车站碰到同样归校的丁老师,叫我骑着他刚买的轻便“飞鸽”自行车回校,他坐公共汽车回校,让我省下三角钱的汽车票,可我人小骑不了他的大车,无法接受丁老师的好心好意。后来换成陈万祥老师任班主任直到我们初中毕业,陈老师带语文,欢快和气,我的作文常常被陈老师作为范文在全班当众宣读,并给我们乡下学习好的学生最高助学金资助。那时教师队伍青黄不接,特别是年轻教师很少,代课教师更换频繁。一中一年半的初中生涯,先后有骞建立、张桂梅、刘春英、冯致中、王懋、张可贞、马树琪、马树勋、陈国亮、冯继文、伍鑫泽、贾玉秀、张辉等老师给我班代过课。骞建立老师特长作文教学,我的移步写景作文《介绍陇西县人民影剧院》还被骞老师在全班宣读。刘春英老师对学生和善耐心,有时被我们问题的学生打搅得顾不上做饭,影响午休,等我们长大懂事,觉得很不晓事,不懂得替老师着想。王懋老师特长平面几何和解析几何教学,讲课思路清晰,逻辑严密,板书工整,徒手画图比用直尺和圆规还准确,课堂小结的最后一个句号往往同时敲想下课铃声。马树勋老师冬天的打扮我觉得很洋气,穿着大衣围着围巾戴着眼睛头发整洁脸上白净,皮鞋锃亮,手里提着公文包,有一股知识分子的清秀儒雅气息,物理课讲得很好。记得我在作业本上主动更正了一道错题,马老师表扬激励的漂亮批评写了大半页,那是怎样的一种敬业精神,无形中在我们纯真的心中立起了高大形象。冯继文老师个大帅气展样,画画打球多才多艺,一口兰州普通话很好听。上课只拿一本教本和三枝粉笔,那本教本只是偶尔翻翻,就能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将一节课流利讲下来。用随手画的男女孩子拉手和两男孩打架讲解化合和分解反应,维妙维肖。总结的记忆化合价、配平化学方程式和重点知识顺口溜琅琅上口。一个好老师往往能化繁为简,化难为易,这是一种博学精思的融会贯通。伍鑫泽教师讲课就像说相声,喜欢用歇后语,妙趣横生。贾玉秀老师讲政治一会儿和蔼一会儿严肃,跳皮男学生都怕她,压题猜得很准。张辉老师既上历史又上地理,讲历史讲到得劲处,插入《三国演义》、《水浒传》等通俗小说,正史野史相得益彰,同学们也听得如痴如醉,忘了下课。每天早读和晚自习前的晚读时间,多时可见一位面目和善,沉默寡言的长者,在晨曦和余晖中散步,时而抬头仰望,时而凝眸远眺,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就是一中校长牛世清,曾在外地任过县委书记,在我们的心中觉得牛校长很神秘,挺了不起,当校长是不是屈就了他!接任牛校长的周佐吴校长也喜欢经常在校园里散步。一次正当我在操场上摇头晃脑大声晚读时,突然感觉有一只大手在轻轻地抚摸我的头顶,转身一看,原来是周校长。他亲切地问我:“娃娃,你是哪些里人?”我赶忙回答:“我是马河人。”“马河啥地方人”,“马李河人”。他噢了一声说:“就是杨营和清泉之间的那个地方”。然后告诉我:他曾当过教育局局长,跑遍了全县大大小小学校,马河有那些学校,都有那些老师,一些老师我真还认得。心里就想:全县那么多的学校和老师,周校长还记得一些小学校的小老师,记性多好呀!临走时他询问了我的学习成绩,勉励我说:“你是个好娃娃,要好好读书,争取考个好学校。我的儿子周震在初二(1)班,和你们(2)班是隔壁,你认识吗?”我说:“我认识”。他又说:“有时间和我家周震一起玩耍学习,不懂的互相讲解帮助。”那温暖的“黄昏谈话”直至今日仍珍藏在心。陶宏亮副校长个高清瘦仪表整洁,听说大学时曾担任学生会主席,集会讲话即兴无稿,惯用成语,抑扬顿挫,妙语连珠,就是挨批评,听他一口川腔普通话也是一种享受。教导主任宋定邦体魄雄伟,忠厚耿直,一手篮球打得很好,善做学生训导工作,经常深入宿舍问长问短,谈心说教,很有威信。

  没有遗憾的遗憾

  大哥在马河中学(设有高中部)学习成绩一直不错,1980年在陇西一中补习一年后考入陇西师范,而同年马河中学毕业去定西中学和陇西一中补习后的同学一个考入兰州大学,一个考入庆阳师专,他总时时感到遗憾,希望我能上高中考大学。但我感到高中三年生活太苦,英语赶不上,再加上大哥叫我去师范吃好饭时看到师范学生每月有二十八斤粮票、二十一元钱的火食费,吃得好,穿得好,生活基本能自给时,就决定坚定上师范,先跳出农门远离港沟大学(指农活)再说。当时城镇户口学生考学招工招干参军退伍分配就业渠道多,农村学生只有考学一条出路。严峻的现实使我早早明白不同生活处境的人应该寻找各自不同的人生归宿。1982年,同班同学张玮、李雁君、马秀梅考入陇西师范英语班,我和李森林考入陇西师范普师班。三年后,成为一名乡村教师,之后辗转马河中学、陇西二中、陇西县教育局、陇西一中任教工作至今。也先后通过离职进修和在职函授取得了大学文凭,也算是圆了自己的大学梦。在此处还有一点需要交待,转入陇西一中后,我各科成绩不错,就是英语初一两册和初二上册乡下学校没学过,是空白,始终摸不着窍门找不着道,学不来。但张可贞老师和实习老师张耀兰、张泽胤、乃学珍、周友芳老师课外活动时间主动热情给我补课的情景永远难以忘怀。同学张玮、张爱平、张世伟、黄辉等给予的鼓励和帮助也让我体验到了同学的手足之情。现在偶然想起,细细反思,是由于对音标没掌握,对单词发音和单词构成之间的规律不清楚,造成了不会读、不会记单词的拦路虎,一真突破不了。再者,我感觉语言这东西天赋很重要,我连普通话都说不好,肯定不是学英语的料。加上考师范普师班不考英语,就彻底放弃了。回忆往事,很愧疚,对不起寄予自己愿望的老师和同学。

  题外话

  反思一中岁月和从事教育工作的阅历,有几点感悟顺便说说:一是有教育家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太阳底下最神圣的职业,也有人说,教师是“臭老九”、孩子王。这些称谓的共同点就是一个好老师要富有同情心、怜悯心、童心和爱心。当老师的如果心胸狭窄、牢骚满腹、功利势利、对学生不能一视同仁、区分三六九等对待,就会等同于市侩商人,就是知识再渊博,在学生心中不是好老师。二是爱心和善良是可以传递的,教师的职责就是传道授业解惑,用自身的言行引导学生怎样安身立命活人处世。三是教育是慢功细活、是浸润、是熏陶、是影响,是用清风细雨接种善良仁厚的疫苗,让爱教育者产生抵抗邪恶的抗体,做一个身心俱健,全面发展的社会人。绝不是学校忙着评重点评示范,校长忙着当专家做讲座,四是教育在课堂,也在课外。那记忆中的“黄昏对话”、集会训导、宿舍谈心、“月下追球”、“勺中盛情”、手停在面盆里的答疑解难、同学间的互帮互助都是很好的教育。那时的一中校园就是《让我们荡起双桨》的“北海公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