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文化艺术 陇西文化 
月亮是挂在村庄的灯盏
 日期 : 2019-11-04  文章来源 : 定西日报  字号 : [  ] 视力保护色:

作者:胡月义


  想起月亮,一袭月光便沿着唐诗宋词的韵律款款而来,铺在了书桌上。


  月亮是属于乡村的,是挂在村庄额头的灯盏。只要灯亮着,村庄就风生水起,光彩照人。


  麦田上荡漾的月光,趟过小河不小心打个趔趄洒了一河碎银的月光,娉娉婷婷走过屋瓦的月光,在玉米的拔节声中颤抖了一下的月光,沐浴着蛙鸣虫唱给村庄披上一袭素纱的月光,在油泼辣椒炝浆水的香气中溅起的月光……只要有村庄的地方,就会被月光照亮,也把乡村的生活照亮,把古朴的幸福照亮。


  城里是没有月亮的。天还没有黑透,咣当一声,路灯就争先恐后地亮了。那些闪着妖冶眼睛的路灯,就把憨厚的月亮挤在了城市的门外;那些炫酷的灯光,就把不善张扬处事低调的月光吞噬了。在城里看月亮,一丸死鱼眼睛一般,似瞌睡人的眼,躲在毛玻璃后面。徒具其形,完全丧失了月亮的意义,简直不能叫作月亮。因此,城里人用太阳来计时,张口闭口几月几号,几月几号。


  月亮是乡村的名片。“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一轮明月携着秋夜的蟋蟀琴声,穿着雍容典雅的汉服,从两千年前的时光中破空而来,那清幽的意境叫人浮想联翩,回味无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一轮明月赶走了黄昏,迫不及待地挂在了柳枝上,将如水的清辉慷慨地洒了一地。还有一对同样迫不及待的青年男女,好不容易捱到这一翘首以盼的约会时刻。柳荫如伞,执手相见,四目放电,相见恨晚。微风习习,树叶飒飒,情话绵绵,虫声唧唧,小河潺潺……这是清纯得纤尘不染的乡村版爱情,怪不得一首小诗传唱千年仍历久弥新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寒气微露的秋夜,一弯瘦月像吃剩的半块饼,挂在椽头上,挂在树枝上,挂在山头上,映着草木上一粒粒露珠,仿佛举着一盏盏明亮的灯盏。辛稼轩的“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是江南农村夏夜如诗如画的月夜美景:明月当空,轻风习习,树影婆娑,稻香氤氲,人声阵阵,蛙声聒噪,河水潺湲,时或溅起一两声蝉鸣鹊噪……一枚古典的月亮,照亮过《诗经》中原始先民原生态的生活,照亮过唐诗宋词中优美的意境,照亮过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牧歌》,照亮过席慕容如泣如诉的乡愁,照亮过叶赛宁诗行中安谧宁静的农村风光……


  月亮是从几千年的农业文明中走来的,陪伴它的是土生土长的民歌和不老的村庄,曳荡在时空里的炊烟,还有信步走过岁月的二十四节气。月缺月圆,时光轮回,千百年来唱着一首不知疲惫的歌;燕来燕去,春种秋收,周而复始地演绎着一年一度的兴衰荣枯。小河边玩水的光腚儿童,是月光看着长大的;土地上耕作的父老乡亲,是伴着月光走过四季,走进泥土的。洗净水缸,盛满月光。乡村的生活,是一轮亘古的月亮照亮的。亿万斯年,照在村庄头顶的还是那轮月亮。因此,农村人用月亮来计时,叫阴历。即使移植到城里开上小车住上楼房的农村人,或者蜗居城市屋檐下的打工族,也还是念念不忘“初一十五”“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三十晚上没月亮,一时和一时不一样”。


  心空中挂着一轮明月的人是幸福的。有月光照着,就不会忘本;有月光照着,就不会迷路。有月光照着,就有根在;有根在,灵魂的家园就不会荒芜。


  月亮是挂在村庄额头的灯盏,只要灯亮着,远在天涯海角的游子,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他们怀揣一脉淡淡的月光,用鸟鸣和方言的药引,把乡愁熬成一剂浓浓的苦口良药,抚慰受伤的灵魂,治愈精神的创伤,祛除心灵的尘垢,抵御尘世的风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